1362_a204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挂断电话之后,严一诺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这份焦躁不安,在看到徐子靳被推出来之后,就跟当头淋下一盆冷水,将严一诺的恐惧都浇灭了。

她是现在唯一陪伴在徐子靳身边的人,不能乱,不能慌。

徐子靳还没醒,暂时住在医院安排的病房里,严一诺一边轻轻拍着豆芽的后背,一遍在想对策。

手术不能拖,所以务必要三天内进行,可肝脏移植的人选呢?

在严一诺出神地考虑这件事的时候,不知道徐子靳是真的清醒过来了,还是被豆芽咿咿呀呀的声音吵醒了,他的身体恢复了知觉,慢慢地睁开眼睛。

发现严一诺就坐在自己的旁边,而四周竟然还是医院。

徐子靳有些惊讶,这是什么情况?

这种经历,还真的有些新奇,当然,主要指的是一醒来,严一诺就在身边的情况。

严一诺拧着眉,一脸愁眉不展的表情显而易见,似乎遇到什么烦心事。

徐子靳发现身上有些无力,勉强动了一下,便是这个动作,将旁边的严一诺惊醒。

校服少女唯美秋日写真凉意浓

发现就在自己游神发呆的时候,徐子靳竟然醒了,她连忙站了起来。“徐子靳,……醒了?”

声音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颤音。

而徐子靳一向对她的事情极为上心,怎么会听不出来?

他顺势坐起来,点头。“醒了,我怎么在医院?”

刚才的事情,他真的没有太大的印象。

这句话,戳中了严一诺的泪腺,原本没有涌下的泪水,就跟开闸的洪水一般远远不绝,泪流不止。

“生病了,晕了过去。自己的身体不舒服,难道从来没有检查过吗?”

“嗯?”

他面带疑惑的表情,让严一诺生气又无奈。“医生说……”

“哐当”一下,门口,传来一道急促的开门声。

严一诺意料不及,忘了自己要说的话下意识回头,却见外面站着一脸焦虑的徐老太太。

看清来人,严一诺的嘴猛地张大,完全无法回过神来。

怎么老太太……这么神速地出现在了这里?

她以为,明天这个时候能到,已经是最快的了。

“子靳,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老太太跑得急了,脸色发红,气息不稳,可见来得路上有多赶。

听到老太太的声音,严一诺的思绪回笼,确定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,老太太确实来了。

她“蹭”的一下,起身,手足无措地看着她。

那边,老太太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徐子靳身上,压根没注意到严一诺的紧张。

“怎么好端端的会这样?每年的检查到底有没有按时做?”老太太走进来,又担心又生气。

徐子靳要坐起来,老太太连忙搭把手,扶着他坐好。

“妈,您怎么过来了?”徐子靳带着疑惑。

刚才严一诺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,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意外。

在老太太听来,徐子靳这是在隐瞒自己,气得红了眼眶。“我不过来,看着出事是不是?这是什么时候发现的?还是说,早就发现了,却一直瞒着我?”

这话说得徐子靳一头雾水,自己这是垂危了?所以才惹得老太太反应这么大?

下意识地抬眼,看站在老太太身后存在感不强的严一诺,他还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如何呢。

接收到徐子靳的目光,严一诺走了出来,眼泪没了,一双眼睛倒是跟兔子一样红通通的。

“老太太,他或许还不知道情况。”严一诺默默地说。

“徐子靳,最近,是不是经常呕吐?”

徐子靳扫了她一眼,认真思考了一下,“有过几次。”他以为只是胃病而已,察觉不舒服的时候便吃胃药。

难道,不是?

“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徐子靳拧眉问,她们的表情都很紧张,可见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情。

“医生说的肝有问题,需要切掉,再移植健康的肝脏进去……”长话短说跟徐子靳解释了一遍,原本疑惑的男人,当下了然。

肝出问题了要切掉移植?

这个答案,完全出乎了徐子靳的想象。

他一向注意身体,鲜少生病,上一次住院是人生第一次,而这一次竟然直接因为肝出问题而倒下了?

“肯定是应酬喝酒喝多了,酒精伤肝啊,我叮嘱了多少次,就算是推了,也不要一味跟那些人喝……”老太太在旁边抹眼泪,责备他。

子女生病,最担心的莫过于父母。

“妈,这事没有这么糟糕,您别太担心。”徐子靳淡然地说。

“谁说不糟糕?这都晕倒进医院了,还不糟糕?是不是……”白发人送黑发人了,才叫糟糕?这句话,老太太不敢说出口。

她已经承受过这种锥心之痛,这要是再来一次,铁定会崩溃。

严一诺被老太太忽然爆发的怒气吓了一跳,倒是徐老太太,刚才那句话脱口而出之后,哭得伤心不已,难以自持。

她顿时大概猜到了什么,嘴角的笑容异常苦涩,伸手轻拍徐老太太的后背。“老太太,身体要紧,这事总会有圆满解决的办法。”

虽然这么安慰徐老太太,但严一诺自己却没有多大的信心。

如果手术及时的话,对徐子靳的影响会降到最低。

但是一旦这个过程出什么纰漏,结果也绝对会很糟糕。

“好,好。”徐老太太也知道自己太过了,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解决,而不是流泪。

“医生呢?医生怎么说?手术吗?要怎么做?”老太太抓着严一诺的手,紧张兮兮地问。

老人家的力气有些重了,抓痛了严一诺。但这个时候,她也万万不会说什么,将医生的话复述了一遍,老太太有些失神。

她和徐灿阳年纪都大了,早就捐肝的范围之外,况且血腥条件,也不符合。

严一诺也愁眉不展,如果可以,她倒是很乐意给徐子靳捐,但实际的情况是,她也不具备这个资格。

看她一脸思索的表情,老太太就大概猜到严一诺在想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