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47_a2051

   ♂? ,,

   陇山镇靠陇山得名,不过建国前叫什么名字,杨宁是没兴趣探知的,当他踏上陇山的时候,也就不到七点。

   本地的旅游局可谓是费尽心思,愣是将陇山打造成相当有名气的旅游景点,每年来陇山镇游玩的旅客,着实带动了本地的经济,可让本地政府的头头们喜笑颜开。

   也因为这个原因,每年政府都调拨一下来演示一番”杨宁沉着脸道。

   “很好。”头陀猖狂大笑,同时,双腿一蹬,就朝着杨宁疾驰而来。

   不过嘛,这路才跑了一半,他的前方,就有一个不速之客挡道,是观止。

   “观止,莫非想跟我动手不成”头陀阴沉着脸。

   “这位杨施主是本寺的客人。”观止话不多,但态度却异常明确,那就是敢在寺庙动手,那作为寺庙的主持,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

   头陀怒极反笑道:“今儿,我偏偏就要动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”

   “那就恕贫僧无礼了。”观止掀起身上的袈裟,一旁的三戒和尚立刻跃起,在半空中接住。

   头陀脸上出现了罕有的凝重,沉声道:“观止,确定要跟我动手”

   观止没有吱声,只是摆开架势,用行动告诉这个头陀,他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 冬日的一抹暖阳萌妹子和猫

   终于,头陀不再忍耐,右手的五根手指攥在一起,发出劈哩啪啦的脆响:“据说已经有十年不出手了,观止,今儿我就要试试,是进步了,还是一直原地踏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