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83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翌日,听到闹铃声的我,直接跳起来穿好衣服,洗漱,简单地填一下肚子,便驱车直奔王伟的小区。

   王伟起得挺早,穿一套宽松的衣服在客厅等我,别说,她这么一穿,展示出来的是另一种美感,现在我越发觉得,她很耐看,很经得住时间的雕琢,纯天然的皮肤,略着妆的脸庞,深深地镂刻在我心中,挥之不去。

   我刚进去,她就拎着包包要走,我按着她坐下,“待会儿我跑着去给排号,不急这一会儿,昨天我走的时候遇到刘嵩和王明阳,还发生了点误会,他们俩没有为难吧。”

   “没有。”王伟其实想说她都没让他们进门来着,但话到嘴边赶紧改了口,因为她只要一说出来,又将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,她并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。

   “那就好,如果他们欺负的话,一定要跟我说,就算这个世界上再没人挺,我也会为做主。”

   “谢谢。”

   “哎,谈谢就客气了吧。”

   王伟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,我拍拍她的肩膀,“包我拎着吧。”

   下楼的时候,刚好碰到洪毅,他手里还拎着买好的早餐,我对洪毅没什么坏的印象,即便我们动过手,但大老爷们,能动手的不磨叽,“一起吧。”

   洪毅点点头,上车之后他把早餐拿给王伟,“是在经常去那家店买的。”

   听到这话,我再打量洪毅的时候,就犹如看到宝一样,他经常跟王伟在一块儿,一定很了解王伟的喜好,好好跟他打好关系,再套一些王伟的喜好,这样的我就可以投其所好,很靠谱。

   爱打扮的治愈系少女图片

   王伟吃得早餐几乎没有油腻,我扭头看她一眼,“知道么,从科学的角度来讲,一日三餐中早餐对人来说最重要,竟然一点油水都不沾,怪不得胖不起来呢。”

   “她其实有吃的,只是最近……”

   洪毅刚的话讲到一半,王伟便干咳一声打断他。

   我见状一笑,疑惑地看着王伟,“怎么,还不准我听么,洪毅继续说,最近怎么了?”

   “最近,噢,我最近有些反胃,一沾油水就想吐。”王伟没给洪毅回答的机会,抢先说道。

   到了医院,我履行承诺,跑着去给她排号,本来我排的是肠胃科,但王伟硬把我给揪到妇科,她说这个月例假前的反应有些大,想先到妇科查一查。

   我没有怀疑她,就跑到妇科去排号,排队的多数都是女人,只有少数陪同着的男人,排到号,我找来几张旧报纸,铺在椅子上,让王伟坐到上面。

   妇科这边异常的忙,好几位妇科医生一齐接待,都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 一直到十点半,医生终于叫到王伟的号,我下意识地起身,想陪她进去,王伟却不同意,“人家这里是妇科,一个男的跟进去算什么?”

   “怕什么,又不是没看过?”

   “!”王伟娇嗔着捶我一拳,把包包丢给我,自己走进去检查。

   别说,她这往里一走,我还真的就有点紧张,怕万一查出个什么病来,就坐在那里不停地搓手。

   “哎我说,这个人倒是挺有趣的,王明阳暗算,那么大的阵仗都没见紧张过,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洪毅在一旁取笑我,他看着倒是很平静。

   “难道就不紧张?”

   “紧张啊。”

   “那不得了,这就是五十步笑百步。”

   王伟进去有半个小时,出来的时候脸上挂着笑容,看到她的脸色,我悬着的一颗心放下,跑过去问她,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 “医生说,可能就是最近太累,让我好好休息即可,用不着住院开药。”

   “那感情好。”

   王伟一直笑,搞得我满头雾水,不就是用不着住院吃药么,看她的表情,还以为是买彩票中奖了呢。

   “罗阳,马上就到十一点,既然都出来了,不如就送佛送到西,陪我去吃棉花糖吧。”

   “棉花糖?”

   “嗯啊,我想吃。”

   “好吧。”

   咖啡厅里,很多顾客时不时看向我们这桌,三杯咖啡倒是不起眼,最吸引人目光的便是桌子当中的那袋棉花糖。

   B正EC版首¤发t5

   这么多人看着,我和洪毅就是想吃也不敢下手,倒是王伟,一点都不顾及周围的目光,吃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。

   看着看着,我不由地疑惑起来,“很喜欢棉花糖吗?”

   “倒也不是,就是觉得吃棉花糖,能让我回忆起小时候的事,知道么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王家是什么东东,想吃什么都需要自劳自得,刚好小巷有个卖棉花糖的老大爷,别家的小孩经常去买,我当时应该是好奇,就去捡破烂,换了钱,买到第一份棉花糖,那种滋味,真的好甜好甜。”

   王伟说起以前的故事,我和洪毅都听得特别认真,很显然,他也不太了解以前的王伟。

   王伟似乎变得特别能说,“罗阳,知道我以前的梦想是什么吗?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“嫁一个想嫁的男人,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可最想要的,最后还偏偏被别人安排着。知道被安排着是什么滋味么?那就好像不是在为自己活,是替别人活着,走在街上,也像是一具行尸走肉,没有一丝灵魂。”

   “好在,我现在也有照顾自己的能力,可以随时退出现在的生活,不用再受别人的操持,我该不该庆幸呢。”

   “那刘嵩,他是想嫁的那个男人吗?”这才是我最想问她的。

   王伟沉默下来,并不是没有答案,只是不能说出来罢了。

   “哦,我问的有些唐突,吃棉花糖吧,喜欢就多吃点。”

   一直陪王伟待到中午,她让我回去忙工作,说已经劳烦我一个上午,不想再耽搁我的时间。

   “不打紧的,今天集团不太忙。”

   “回去吧。”

   王伟执意,我只好离开咖啡厅。刚出去不久,王伟便转头看向洪毅,“今天差点就说漏嘴,以后一定要当心。”

   “就是罗阳他,对于他我并没有防备之心,所以才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