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08_a2066

“天仙凰儿是我家的,关你何事!”叶子皓毫不客气地骂陈飞。

“哼,凰儿可是我家表妹,怎么就不是我家的了。”陈飞翻了个白眼,不示弱地表达立场。

“你错了,你现在只是表妹夫!”叶子皓面不红、气不喘地大言不惭。

“春杏是凰儿的表妹,我是凰儿的夫君,也是春杏的表哥,你娶了春杏,你得叫我和凰儿什么?”

他偏不提陈飞与他的关系,绕上这么远一大圈子,把赵春杏给扯了进来,顿时让陈飞哑口无言,瞪着叶子皓很是不满。

这狡猾的狐狸,知道扯上陈家与叶家的关系,他还有得辩。

也就是若叶子皓说是陈飞的表哥,叶青凰嫁了他就是陈飞的表嫂,那陈飞就可以狡辩,凰儿是他表妹,叶子皓娶了他表妹,当然就是他的表妹夫。

矮人一截!

可现在却是叶子皓抢先利用了这样的关系,却是绕到了赵家表妹那儿。

陈飞娶了表妹的表妹,自己把关系矮了,怪谁?

旁人听着他们打机锋,听得懂的呵呵偷笑,听不懂的也哈哈笑得热闹。

小吉祥在爹爹腿上也不停拍着小手,看到大家都笑,他也笑得眉眼弯弯、口水直流。

清纯少女的休闲街拍

这场口水仗,陈飞输了,立刻转移话题说起他们看的戏,直把没去的人说得心动不已,就想下午也去看看。

叶青凰其实没什么兴趣,不过见大家都想去,便没有阻止。

杨钰带着两个小的也被叶青喜他们请来吃饭,见到这么热闹的城守一家也是好奇不已,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很正常。

以他们往常所见,城守府不就是这样的气氛吗?叶家上下一直给他们这样轻松自在的气氛,相处起来十分愉快。

大家都说着下午去看戏,吃饭也就不拖拉。

叶子皓则让武明扬带两个府卫,先去把那有戏台的茶楼包了,毕竟他们这儿也有不少人,吃了饭正好移步过去喝茶。

但若不清场,他们人多,又有小孩子,难免各种不便,他可真不想再被人当面盯着议论了。

就算他不理会,不表示他眼瞎、耳聋呀。

武明扬也机敏,立刻就带了两个府卫赶去陈飞他们说的那家茶楼。

不但让掌柜赶紧如今了所有伙计分配了任务,不许再进客人,已经进来的也尽快清走,还和掌柜确认了之后要演的戏目,撤了缠.绵爱情故事,换上小孩子看得懂的逗笑故事。

知道是城守大人和家眷要来,掌柜可吓坏了,哪里敢有怠慢?就是那些已经来的客人,茶钱都不收了,把人请了出去。

只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,叶子皓也叮嘱了武明扬低调,因此只有茶楼的人知道,客人并不知道。

等客人知道是城守大人包场时,这戏已经看去一半了。

而叶子皓与叶青凰也确实只看了一半,就先回去了。

因为苏洋大管事派了孙德山来禀报,上回托大总管的面子买了三千斤葡萄酒的那位客人,送来了一些年礼,说是回馈夫人的优惠之谊,也想见见大人与夫人,亲自道谢。

因是大总管的朋友,又得大人以五两的价卖出那么多酒,要么是这位朋友面子大、要么就是大总管的面子大。

苏洋在城守府半年来也不是没眼色,因此不敢擅作自主,就派人来请示一二,让主子们自己拿个章程。

只是叶青凰与叶子皓自是知道真相,竟然对方指名要见,他们心里不约哆嗦了一下。

那位哥哥不会亲自来了吧?

叶青凰心中是这么担心的,怕这位哥哥到处跑会有危险。

叶子皓却满心诧异,若真是哥哥,这也太那什么了吧。北苍的皇帝就这么闲吗?

俩人同样的担心却心思各异,当下他们就留下了十个府卫,让小的们都跟着陈飞他们。

又有周先生一家也在、叶正诚、叶华英、叶青柏他们也在这里,到不担心小的们如何,叶青喜他们也有府卫和小厮跟着。

照顾的人也多,又是包了场的,掌柜的亲自伺候着,别提多殷勤了。

离开时,叶子皓又叮嘱了掌柜的几句,这对于掌柜的来说,可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谈资了。

如此平易近人的大人、如此优雅贤惠的夫人、如此活泼可爱的少爷小姐们……

滔滔江河之水也不足以形容他此时澎湃的心情。

而叶子皓一家三口上了马车,只带了两名府卫和武明扬、陈菲菲,来报信儿的许德山是骑的马,这时候已往前先走了,同样要报信儿给苏大管事。

苏大管事知道大人只带了那么少的人回来,说不得又赶紧吩咐了几个府卫前去迎接。

毕竟从城南到城北也有很长的路要走,这路上可不能出乱子。

不但又出来两队府卫,就是附近的府兵也聚拢了不少。

叶子皓坐在马车里陪有些打瞌睡的孩子说话,到不知道自己临时的决定,会造成这样如临大敌的局面。

马车并未停顿,他甚至不知道马车外的府卫又多了起来。

今天梅园中一样有客人,只不过这些日子络绎不绝地客人走了过场,这梅园之景能赏的也都赏了,一般百姓根本不会每天花钱在这里呆着,有钱人捧了下场后,也不会天天跑来喝酒。

因此,现在来的客人虽未断过,但也远没有最初时多,客源被这一日日地分散了。

但今天中午,梅园中也被包场了,苏大总管虽未亲自伺候在场,却也在梅园外守着,有小厮在东侧门外不断张望。

马车果真是从东侧门进来的,直奔梅园这边,叶子皓却没有进梅园,只是让请人到前厅。

谁知他刚吩咐着呢,叶青凰就看到那个在京城上他们院子买糕点的黑衣护卫出现了,不由张大了眼,下意识地扯了扯叶子皓的衣袖。

“皓哥,他是那个买点心的。”她提醒着。

“贵府梅园已被家主包了,还请上楼一叙。”那黑衣护卫听见叶青凰的话,有些哭笑不得,连忙上前抱拳一礼,传达主子的话。

叶青凰与叶子皓皆是一惊。

他真的来了!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农门凰女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,聊人生,寻知己~